软明淑

[网王]独一无二(迹部景吾 bg)C.2

Part.2

  看到礼奈拿回来的申请表上签着迹部景吾的大名,夏目萤虽然有些不舒服的打了个喷嚏但还是十分高兴。拿好刚刚印好的邀请函就决定出发去立海大,顺便问(tiao)候(xin)一下死敌高桥琪。

  礼奈面无表情的目送夏目萤蹦蹦跳跳的离开继续监督部员练习,然后面无表情的在部活结束时迎接视死如归的夏目萤。

  「总觉得…部长你遭遇了不得了的事情啊。又是和迹部学长有关?」

戳了戳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的夏目萤下了这样的结论。

「这个世界大概已经被那个怪兽占领了,为什么立海大也有他的熟人…」夏目萤有气无力的哼哼唧唧了一会突然看向礼奈,墨蓝色的双眸闪着光。

「礼奈奥特曼,拯救美少女打败怪兽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世界的明天掌握在你的手里!」

礼奈面无表情的与夏目萤对视了一会便转过身去核对起比赛的曲谱来。

「部长,在我心中值得被拯救的美少女胸部至少要B以上才行啊。」

身高155身材扁平的夏目萤默默捂住自己膝盖选择了沉默。

这之后,夏目萤就全身心投入到了练习中。这次比赛虽说是冰帝与立海大两所学校之间的交流与练习,但彼此的部员都心知肚明。反正最后都会变成两边的部长拼个你死我活这样的场面。为了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夏目萤可以说是废寝忘食。毕竟她的对手高桥琪和她已经敌对了10年,既是尊重对方也不辜负自己所热爱的钢琴。偶尔休息的时候夏目萤也会想起在立海大看到的那个黑发少女,那个或许和迹部景吾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的少女。然后用力的摇摇头,试图将心底小小的失落甩出去。

就这样直到比赛的前一天,夏目萤刚到活动室里就听到有部员在讨论比赛的事情。

「听说明天的比赛立海大的部长并不打算上场啊。」

「喂喂,不会吧。那两个人从以前就是死对头啊,这种比赛肯定是要上的吧?」

「不知道啊,好像是要让一个新入部的来比赛啊。」

「啊…那部长怎么办?她明明很期待啊一直这么努力的。」

「…那也是没办法的吧,对方先放弃了啊。」

之前抬起来准备打招呼的左手又缓缓放下,夏目莹呆呆的站在门口,脑海中不断回响着同一句话。

对方先放弃了啊。

高桥她…放弃和我的比赛了吗?

「部长啊…虽然你个子不高但还是会挡路的啊。稍微让一让吧,还是说你同意我的提议自觉当上我们钢琴社的吉祥物了?」礼奈一如往常的吐槽着,却意外的没有得到炸毛的回应。

「…部长?」

夏目莹突然转身跑了出去,不顾身后礼奈的呼喊。一眨眼夏目莹就消失在视线里,礼奈回头看见两个心虚的家伙,叹了口气还是追出去。

夏目萤用尽全力在冰帝漫无目的的跑着,疯狂的宣泄着心里的委屈和失落。自尊心受伤的萝莉凭借一向惊人的体力已经跑过了一个冰帝以后,慢慢调整了心情。默默吐槽了一下为什么自己要跟八点档肥皂剧中被丈夫劈腿的悲惨妻子一样在这里自怜自艾啊,好像白痴。

再抬头的时候路的尽头多了一群人,夏目萤的雷达开始拉响警报,然而之前跑动的速度却让她无法在危险地带以外安全停下。是的,这就是已经死去的伟大科学家牛顿先生告诉我们的——惯性定律。除非夏目萤可以马上放血将体重减为零,否则她非得和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家伙来个亲密接触不可了。

「让开啊!!!!!」

凭着优秀的运动神经,少年微微侧身避免了两人的正面冲撞。右手扶住夏目萤的肩膀,左手准确的拦截在肚子的位置以防她会一头栽过去。虽然肚子被少年结实的手臂胳得想吐,夏目萤觉得损伤程度已经降到最小了…吧?

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夏目萤努力压下心里的不安直起身子准备道谢。

然而在和那人四目相对的一瞬间警报疯了一样的叫着,墨菲定理再一次发威。

「别傻了夏目萤…你一定是跑太久大脑缺氧出现幻觉了…怎么可能会是…」

比起听着嗡嗡作响的警报还自我欺骗的夏目萤,她的身体显然更加诚实。来不及将那人的名字说出口,就已经失去了意识。

迹部脸色难看的扶着已经昏过去的夏目萤,冰帝正选转过头拼了命的憋笑。

「桦地,叫车来送她回去。」

「是。」

听着迹部咬牙森森的语气,忍足第一个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

第二part

评论
热度(2)

软明淑

all27毒唯 纲吉天使我的嫁 快新赤新 打死你也不吃新兰和赤透 网王双担立海大冰帝 青学走好 晋江不知名写手 EXO迷妹 本命灿烈 圈地自萌

© 软明淑 | Powered by LOFTER